让失信被执行人处处受限来源,杨临萍对重庆法院破解

图片 1

(董星雨) “很多时候,‘跳出’执行看执行,‘跳出’法院看审判,往往能够找到更多解决难题的思路,发现一方更广阔的天地。”3月13日,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院长杨临萍做客由最高人民法院新闻局和中国法院网联合推出的2019年全国两会“大法官访谈”节目,与广大网友分享了重庆法院执行攻坚的经验和心得。 今年的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中两次提到重庆法院的工作,长江流域生态保护和服务内陆新高地建设。“比如为建设山青水秀美丽之地,重庆法院牢固树立上游意识,担起上游责任,推动长江经济带“11+1”省市高级法院签订环境司法协作框架协议;打造‘长江三峡生态修复司法保护教育基地’,引导当事人在库区消落带种植中山杉1.5万余株。”杨临萍在介绍为助力达成“两地”“两高”目标时举例说。 截至去年底,重庆全市法院受理执行案件68万件,执结64万件,执行到位金额1188亿元,仅2019年春节前后,全市法院专项活动执结涉民生案件1682件,兑现标的1.2亿元,取得了执行更规范,联动更顺畅,群众更满意的成效。这其中执行联动机制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与市发展改革委等55家单位建立执行联动机制后,查控信息涵盖市场监管、国土、民政、车辆、社保、水电气、理财产品等多个领域,在公共信用信息共享平台面前,失信被执行人“一处失信,处处受限”。 面对这场为保障胜诉当事人权益必须打赢的执行“攻坚战”,重庆法院尝试更多方式方法,拓宽解题思路,破除执行难题。为了缓解执行压力,重庆法院探索执行权的社会化行使,出台了《关于委托开展财产调查的规定》,委托代理人代为行使财产调查权,委托社会机构开展司法拍卖辅助事务,引入公证、社会专业协会等社会力量参与执行工作。重庆钢铁破产重整案是“立审执破有机衔接”的典范,案件涉及债务400亿元,职工一万多人,中小股东17万,债权人2700多人,在市场化、法治化、协同化、智能化方式以及府院联动下,最终这家大型国有上市公司成功重整,2018年底,赢利近17个亿,维护了社会稳定,防范了金融风险。杨临萍深有感触地说:“很多时候,‘跳出’执行看执行,‘跳出’法院看审判,往往能够找到更多解决难题的思路,发现一方更广阔的天地。” 访谈中,杨临萍还介绍了今年重庆法院的工作思路。在如期完成“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目标的基础上,抓队伍、强机制、实基础,建立完善执行工作长效机制,切实保障胜诉当事人合法权益。

(杨智源) 3月13日,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院长杨临萍做客由最高人民法院新闻局与中国法院网联合推出的2019年全国两会“大法官访谈”节目。访谈中,杨临萍对重庆法院破解“执行难”的具体做法进行了详细重点的介绍。 杨临萍介绍,重庆法院与市纪委监委建立涉执线索移送机制,集中开展涉党政机关及公职人员执行案件专项清理行动;与市发展改革委等55家单位建立执行联动机制,查控信息涵盖市场监管、国土、民政、车辆、社保、水电气、理财产品等领域,努力对被执行人身份和财产信息“一网打尽”;同时还对接公共信用信息共享平台,深化与财政、金融等46家单位的失信联合惩戒机制建设,让失信被执行人“一处失信,处处受限”。 此外,杨临萍还介绍,为了缓解执行压力,重庆法院正在探索执行权的社会化行使,出台了《关于委托开展财产调查的规定》,委托代理人代为行使财产调查权,委托社会机构开展司法拍卖辅助事务,引入公证、社会专业协会等社会力量参与执行工作。 在解决“人案矛盾”的问题上,杨临萍说,在人员编制难以扩充的情况下,重庆法院不仅着眼于内部审判执行力量的科学配置,也大力加强“诉源治理”工作。运用信息化手段,打造了重庆法院纠纷多元化解“易解”平台,为老百姓解决矛盾纠纷提供“全流程”“一站式”服务,尽量把纠纷解决在法院之外。 另外,杨临萍通过列举重庆钢铁破产重整案,具体介绍了重庆法院运用灵活多元的方法解决攻坚执行难过程中遇到的问题。该案涉及债务400亿元,职工1万多人,中小股东17万,债权人2700多人,大型国有上市企业陷入资不抵债的退市困境。重庆法院在市委领导和最高人民法院的指导下,运用市场化、法治化、协同化、智能化方式,府院联动,最终使这家大型国有上市企业司法重整成功,2018年底,赢利近17个亿,维护社会稳定,防范金融风险。 杨临萍说:“很多时候,我们‘跳出’执行看执行、‘跳出’法院看审判,往往能够找到更多的解决难题的思路,发现一方更广阔的天地。”

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高院院长杨临萍做客“大法官访谈”让失信被执行人处处受限来源: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9-03-14 14:28:59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图为杨临萍做客“大法官访谈”。侯裕盛 摄

“很多时候,‘跳出’执行看执行,‘跳出’法院看审判,往往能够找到更多解决难题的思路,发现一方更广阔的天地。”3月13日,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院长杨临萍做客由最高人民法院新闻局和中国法院网联合推出的2019年全国两会“大法官访谈”节目,与广大网友分享了重庆法院执行攻坚的经验和心得。 今年的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中两次提到重庆法院的工作,长江流域生态保护和服务内陆新高地建设。“比如为建设山清水秀美丽之地,重庆法院牢固树立上游意识,担起上游责任,推动长江经济带‘11+1’省市高级法院签订环境司法协作框架协议;打造‘长江三峡生态修复司法保护教育基地’,引导当事人在库区消落带种植中山杉1.5万余株。”杨临萍在介绍为助力达成“两地”“两高”目标时举例说。 截至2018年底,重庆全市法院受理执行案件68万件,执结64万件,执行到位金额1188亿元,仅2019年春节前后,全市法院专项活动执结涉民生案件1682件,兑现标的额1.2亿元,取得了执行更规范、联动更顺畅、群众更满意的成效。这其中执行联动机制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与市发展改革委等55家单位建立执行联动机制后,查控信息涵盖市场监管、国土、民政、车辆、社保、水电气、理财产品等多个领域,在公共信用信息共享平台面前,失信被执行人“一处失信,处处受限”。 为了缓解执行压力,重庆法院探索执行权的社会化行使,出台了《关于委托开展财产调查的规定》,委托代理人代为行使财产调查权,委托社会机构开展司法拍卖辅助事务,引入公证、社会专业协会等社会力量参与执行工作。杨临萍深有感触地说:“很多时候,‘跳出’执行看执行,‘跳出’法院看审判,往往能够找到更多解决难题的思路,发现一方更广阔的天地。”

返回列表